畜藥部電話:    0311-80677111

禽藥部電話:    0311-80677888

國際貿易部電話:0311-80677113

國內銷售部電話:0311-80677100

人力資源部電話:0311-80677116

 

后備母豬營養
訪問時間:2015/5/29 15:02:03

一、后備母豬營養與其使用年限

小母豬在初情期以前是其一生中生長最快的階段,蛋白質沉積速度逐漸下降,脂肪沉積的能力逐漸加強。小母豬體重為236891114kg時,軀體脂肪比例依次為25%32%34%38%,而軀體瘦肉組織比例分別為62%58%56%52%。可見,小母豬在初情期以前有很強的沉積脂肪的能力。

1、況和飼養水平對繁殖性能的影響

影響母豬使用年限的因素很多,小母豬開始其繁殖生涯時的體況便是其中之一。現代育種的結果使后備母豬在其繁殖生涯開始時的體脂儲存水平降低。此時低水平的體脂儲存可能會導致高水平的淘汰率。一般而言,隨著胎次增加,因不發情所致的淘汰比例下降,而其它原因所致的淘汰比例上升。目前仍未清楚較低水平的體脂是否與現代母豬使用年限短(低于3胎)有關。有推測認為,以降低背膘厚度為目標的育種選擇對母豬的長期繁殖性能有負面影響。Gaughan等(1995)用1 072頭大白后備母豬對育種過程中不同背膘厚度(高、中、低)與繁殖性能的關系進行了研究,發現配種時的背膘厚度與母豬終生繁殖性能呈正相關,部分結果見下表。

 

背膘厚度的育種選擇方向

顯著性

母豬終生平均利用胎數

2.81

3.47

3.75

P0.05

母豬終生產仔總數

27.47

34.85

37.55

P0.05

母豬終生產活仔總數

24.03

30.86

32.76

P0.05

仔豬出生重(kg

1.51

1.34

1.32

P0.05

仔豬斷奶重(kg

6.87

6.71

6.47

P0.05

母豬終生斷奶仔豬總數

21.91

27.63

30.08

P0.05

仔豬死亡率(%

24.27

25.15

22.76

P0.05

有關后備期間母豬飼養水平、初情期體況對其繁殖性能、使用年限影響的研究很少。Gueblez等(1985)發現,體重100kg時的背膘厚度與其使用年限高度相關,即背膘厚在20mm以上時,46%的母豬可利用到第四胎,而背膘厚在14mm以下時,只有28%的母豬能利用到第四胎。Vangen(1980)有類似報道。Sorensen等(1993)設低、中、高三種給飼水平,使得后備母豬在6周齡至配種期間的采食量有顯著差異(配種時體重分別為109129134kg,每頭豬采食量分別為286401456kg),其后連續4胎的繁殖結果表明,產奶量、窩產仔數、斷奶至發情的時間間隔無顯著差異,但就窩產活仔數、窩斷奶仔豬數而言,低水平組的較低而中水平組較高,部分結果見下表。

 

給飼水平

顯著性

窩產活仔數

9.1

10.1

9.9

0.26

窩斷奶仔豬數

8.6

9.4

9.3

0.19

初生窩重(kg

15.4

17.3

16.6

0.57

斷奶窩重(kg

72.2

75.6

75.8

0.51

與此類似,Den HartogVerstegen1990)也發現,如果后備期間小母豬自由采食,則其后所產仔豬窩數低于后備期間限飼組。后備期間小母豬飼喂水平等于或高于2.5倍維持需要能量時會降低繁殖性能(Den Hartog1984)。近年來的一項研究表明,13~25周齡期間后備母豬能量攝入量為自由采食的90%75%時可提高懷孕后頭30天的活胚胎數(Klindt等,1998)。Long等(1998)在120~180日齡期間讓后備母豬自由采食或限飼高能高蛋白(18%)飼糧,或自由采食高能低蛋白(13%)飼糧,結果表明,雖然各試驗處理對頭胎繁殖性能無影響,但頭4胎的分娩率以限飼組最高,而自由采食高能低蛋白飼糧組頭4胎的淘汰率最高。不過Rozeboom等(1996)發現第一次配種時的體況對母豬頭3胎的繁殖性能和使用年限無影響。

、營養與運動問題

后備母豬四肢是否健實是決定其使用年限的一個關鍵因素。Dewey等(1992)發現,青年母豬每年因運動問題導致的淘汰率為13%,成年母豬則為11%D’Allaire等(1992)報道,母豬每年因運動問題導致的淘汰率高達20%~45%,運動問題包括一系列現象,如跛腿、骨折、后肢癱瘓、受傷、臥地綜合征等。引起跛腿的原因有骨軟骨病、爛蹄、傳染性關節炎、溶骨病、骨折等(Hill 等,1986)。骨軟骨病是引起青年和成年母豬腿弱的主要原因(Martin 等,1987Dewey 等,1993)。營養與腿病關系目前仍不太清楚,因為很多因素如營養的地面條件、環境、遺傳等都與腿病有關,所以有關營養與腿病的研究結果常常不一致甚至互相矛盾。例如,有些研究認為生長速度快的豬更易出現運動問題(Vaughan,1971;Grondalen1974),但有些研究卻發現兩者間并無必然聯系(NakanoAherne1977Nakano1979)。此外,研究營養因素對母豬腿病和繁殖性能的影響,所需時間長、動物數量大,一般難以滿足(Dourmad等,1994)。人們希望得到后備母豬較為精確的營養需要量,以保證母豬整個繁殖生涯體格健實,但目前這方面的數據不多。有關后備母豬骨骼發育所需常量元素和維生素需要量的研究很少;在后備母豬蛋白質營養、礦物元素與能量互作方面的研究也不多。在能量攝入量為自由采食的78%時,將飼糧鈣、磷水平提高至NRC1973)推薦量的150%,并未改善母豬后備期和繁殖期(連續3胎)的體格健實度。有些研究就后備期和繁殖期飼糧能量、飼養水平、體況三者與腿病的關系進行了探討。如Sorensen等(1993)在后備期將飼養水平分為高、中、低3組,結果高水平組母豬腿病發生率顯著高于中、低水平組。

3、營養需要與飼養實踐

后備母豬6月齡前的營養需要與生長育肥豬相似,不過一些常量與微量元素、維生素的需要量可能有所差別,但這方面的研究還比較缺乏。后備母豬飼糧中維生素和礦物元素的添加量應與妊娠母豬相同。目前尚鮮見后備母豬能量需求的推薦標準。采食量和飼糧營養物質濃度應隨環境溫度不同而有所調整。在育肥后期和配種前一段時間適度限飼,以防止母豬過重過肥,使后備母豬在第二次發情配種時的體重在110~120kg。限飼時,每天飼喂含代謝能13.51MJ/kg、總賴氨酸0.8%的飼糧2.25~2.5kg,每天提供30.40~33.78MJ代謝能和18~20g賴氨酸,使后備母豬不至于過肥但又不影響初情期時間。在某些實際生產條件下,對采食量進行限制不可行時,可采用一些低能原料配制低能飼糧進行飼喂,這是另外一種形式的飼糧。

由前述可見,一方面,后備母豬各階段如果保持高營養水平,則因運動問題而被淘汰的幾率增加;另一方面,后備母豬開始其繁殖生涯時如果脂肪儲備不足,則繁殖性能降低。這兩種情況都會縮短母豬使用年限。

二、初情期

后備母豬初情期一般在200~220日齡,不過遺傳、環境、生長速度、體況、年齡等均對初情期有影響,所以初情期可在很寬的范圍內(102~350日齡)變化(Hughes1982)。人們試圖研究年齡、體重、體組成各自對初情期的影響,但這3個因素是緊密相連的,所以研究并未取得較為一致的結論。一種理論認為,母豬必須達到一定體重或體組成后才有第一次發情。ArmstrongBritt1987)報道,發情周期恢復后的母豬與不發情的母豬相比,前者體重比后者重,但兩者背膘厚相似。該試驗提示發情周期停止和恢復期間母豬體組成有差別。Rozeboom等(1993)對青年母豬實行不同程度的能量限制,測定休情期的體組成。結果發現,在休情期間,不管能量限制程度如何,母豬體組成個體差異很大。可見,體組成不是決定初情期的主要因素。另一種理論認為,年齡是決定初情期的主要因素,當母豬達到一定年齡后就會出現初情期,此時體組成對初情期的影響很小。不過隨著年齡的增長,體重會增加,體組成也會改變,所以很難將年齡的影響與體重、體組成兩個因素的作用分離開。初情期的出現很可能是年齡和體組成兩者達到一定閾值后的結果(KirkwoodAherne1985)。當年齡和體組成達到該閾值后,它們不再是初情期出現的限制因素,其它因素就可能成為決定初情期的主要因素。Burnett等(1988)發現,隨著后備母豬年齡的增長,從與公豬接觸到初情期出現的時間間隔縮短,并且該時間間隔在個體間的差異變小;在一定的年齡,體重大的母豬第一次發情較早。

1、營養與激素互作

母豬體內代謝狀況也許是比年齡和體組成更為重要和直接的初情期啟始調控因素。Rozeboom等(1993)認為年齡和體組成對母豬發情無直接影響,只不過這兩者與體內代謝狀況有一定相關而已。SehneiderWade1989)研究表明,能源代謝物水平(如葡萄糖、脂肪酸)顯著影響母倉鼠發情周期,即在絕食期同時抑制葡萄糖和脂肪酸代謝可使母倉鼠發情周期停止。限飼時體內促黃體素水平較自由采食時低;但在限飼時如果同時注射葡萄糖,則可使促黃體素水平升高至自由采食時的水平(ArmstrongBritt1987Booth1990)。可見,葡萄糖對繁殖系統功能的發揮起到一種信使作用。與營養攝入相關的胰島素也被認為是一種與繁殖有關的重要激素(John-ston,1988PettigrewTokach1993)。瘦體素(leptin)由脂肪細胞分泌,它在血液中的濃度與體脂呈正相關(Kiess等,1999),機體有可能通過瘦體素水平來監測體脂狀況,不過瘦體素與母豬繁殖間的關系尚未確定,有待進一步研究。

2、營養與初情期

有關后備母豬適宜營養需求的研究不少,不過很難將營養對初情期的作用與體組成和體重改變對初情期的影響分開。KirkwoodAherne1985)綜述認為,采食量過分偏高或偏低均會延遲初情期,但采食量處于這兩種極端情況之間時,營養對初情期的作用尚不清楚。到目前為止,后備母豬適宜的營養需求仍有待進一步的研究。

限制后備母豬(體重30~100kg)能量攝入或蛋白質攝入會延遲初情期。綜述認為,后備期日增重提高,則到達初情期的年齡縮短。雖然Rozeboom等(1995)發現初情期與日增重無顯著相關,但達初情期的年齡與瘦肉日增重呈負相關。綜合看來,應該給后備母豬提供充足的營養以滿足其快速生長的需要,從而促使其進入初情期。進入初情期后,則應限制采食,以防止配種前過肥。

限飼程度對母豬繁殖性能的影響很大。與不限飼相比,如果后備母豬早期飼喂水平高(2.7倍維持需要)、育肥期和配種前降低飼喂水平(1.65倍維持需要),可使初情期延遲,同時使自然發情率和第一次輸精的受孕率降低(Den HartogVerstegen,1990)。Den Hartog1984)發現,與低飼喂水平(1.8~2.1倍維持需要)相比,后備期采用高飼喂水平(2.5~3.0倍維持需要)會降低母豬受胎率。可見,一方面,需采用高飼喂水平使初情期提早,但另一方面,進入初情期后又需限飼以控制體增重,這兩方面需進行精細平衡。

三、配種前后營養

1、催情補飼

在配種前10~14天提高飼喂水平以增加排卵數的措施叫催情補飼。催情補飼提高排卵數的主要原因是能量攝入的增加而不是蛋白質攝入的增加,代謝能攝入量增加25.10MJ可使限飼的青年母豬獲得理想的排卵數(KirkwoodAherne1985)。催情補飼一般增加排卵數2~3枚,不過也有大于此數值的報道(Flowers等,1989)。催情補飼能增加促黃體素的分泌和胰島素濃度。胰島素對卵巢具有促性腺作用。

催情補飼后總的排卵數不會超過正常的排卵總數。在初情期至配種期間,大部分母豬都有一定程度的限飼而這種限飼回抑制排卵,催情補飼的作用就是降低限飼的這種負面影響,從而保證了限飼在控制體重方面的正面作用。雖然卵子受精、發育成胚胎以至產仔的總數因排卵率增加而有提高趨勢,但排卵率增加的幅度與產仔數增加的幅度不一定相同。

2、胚胎存活

妊娠早期胚胎存活率可能受配種后早期采食量的影響。有研究表明,妊娠第一個月如果給予與催情補飼相似的高飼喂水平,會降低胚胎存活率(Den HartogVan Kempen1980),不過這種影響還未得到較為一致的肯定。Jindahl等(1996)報道,如果配種后第一天將采食量降低至近維持水平,則不會降低胚胎存活率。妊娠后頭幾天保持高飼喂水平,可使肝血流量增加、孕酮清除率上升,從而導致血中孕酮水平下降;而血液中需要足夠的孕酮水平以保持胚胎和母體子宮間的同步協調發育。

四、小結

對后備母豬的培育應在早期開始,以便為其以后的繁殖生涯做好充分的準備。從45kg開始,后備母豬飼糧鈣和磷水平應該比典型的生長育肥豬飼糧高0.1%。大約從150日齡開始,需要適當控制后備母豬的生長速度,這可通過適當限制能量攝入達到(降低脂肪沉積而保持一定的瘦肉增長速度),同時維生素和微量元素的添加量應與成年母豬相同。配種前10~14天進行催情補飼以提高排卵率;配種后早期須將飼養水平降低至催情補飼前的水平,以降低胚胎死亡率。對于單欄飼養的母豬而言,采食量比較容易控制;如果是群飼,確定配種后限飼開始的時間則比較難,因為并不是所有母豬都在同一天發情配種,不過一般在10%~20%的母豬配種后就對群飼母豬限飼,這樣既對大多數母豬進行了有效的催情補飼,又使胚胎死亡率降到最低。發情的同步性對配種后限飼開始時間影響很大。總之,后備母豬營養對其繁殖性能的影響尚待進一步的深入研究。

北京赛车pk开奖记录 北京快乐8奇偶盘 广播怎么赚钱的是什么 甘肃11选5遗漏号 福彩3d直选破解软件 今日头条观看赚钱吗 一定牛彩票网辽宁11选5 时时彩开奖图表分析 865棋牌官网下载 黑龙江十一选五近期中奖号码 和讯股票 3d奇偶分布图 全民奇迹赚钱技巧集锦 贵州11选5任三预测 大乐透双码分布图 维修手机屏幕赚钱 炸金花棋牌游戏单机版